沈苍

【清水无差/略有绿红】巴里糟糕的一天

沙雕文,ooc,管好自己的嘴,管好自己的手,巴里欲哭无泪地拿着一百页的战损报告如是说。

荣恩心情极差。巴里因为吃没了存货,在值夜班的时候,扫净了他的奥利奥。他摸着掉在桌子上的渣,心如死灰。✘▲●★◎!为什么火星没有守护神,生气的时候都不知道叫谁的名字好。
小红人和那个氪星人学坏了,露出狗狗眼,一脸可怜却没半点后悔的道着歉:“荣恩,我一开始是打算尝一点的...但一下子就没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别再和我眨你的大眼睛了,我又不是哈尔!还有你那盗版的狗狗眼,我又不是Bats...好吧好吧,荣恩承认巴里的狗狗眼很可爱。就当他要原谅小红人的时候,他听见巴里在心里说:“蜂蜜马鞭草的奥利奥真难吃,就和戴安娜的香水一样难闻。”
“你说什么,巴里?!”荣恩拉住突然被他阴沉脸色吓坏的小红人,“你居然觉得蜂蜜马鞭草味的难吃?!那可是限量版的!✘▲●★◎”又一次因为不知道叫谁的名字而语塞,只能发出土拨鼠尖叫。
荣恩还没有倾倒完他的怒火,十分不巧,机器人确认瞳孔的声音很响,有人进来了。巴里想趁此机会溜走,但他怎么可能骗得过荣恩。在他要跑掉的一瞬间,荣恩,伸出了,绿腿,小红人化成了一道红光,猛的扑倒了刚进门的哈尔,顺带砸穿了瞭望塔的大门。
蝙蝠侠的脸从踏进莫须有的门的那一刻,就不可收拾的黑了,坐在漏风的会议室里,嘴角不可控制的抽搐起来。
“Bats...”巴里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试图蒙混过关。但蝙蝠侠对他的狗狗眼无动于衷。
当巴里眼睛里的两汪水将要凝成实质滴落下来的时候,超人终于受不了了。“布鲁斯~你就原谅巴里吧。”又长又翘的睫毛下一双湿漉漉的狗狗眼带着纯净的蓝色水波,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蝙蝠侠心里有了一丝波澜。
“是啊,Batcake...”“闭嘴,哈尔,你这个月战损最多,前天砸塌我的大楼你还没把战损报告给我。”
“可是...”
“要么闭嘴,要么还战损。”
哈尔理智的闭了嘴,和巴里划清了界限。
“Batman,巴里不是故意的,一个门而已,就放过这个可怜的小男孩吧。”神奇女侠拍拍布鲁斯肩膀。
我不是气这个门,门安上就完了。但是在瞭望塔乱跑真的很危险啊,我和他说了多少遍他都不听!荣恩听见蝙蝠侠在心里大喊。
Batman很暖,可这我雕事。荣恩现在一点也原谅巴里。
就在布鲁斯要被女神说服的时候,荣恩凉凉的说:“不仅很危险而且很麻烦,光收拾他乱跑不小心碰碎的戴安娜的香水就花了半个小时。”
瞭望塔陷入死寂。
“是那瓶没了好几天的香蜂马鞭草么,巴里?”戴安娜拦住速跑者,一脸疼痛的质问他。“不是...那个...”真言套索拴住了再次逃跑未遂的小红人,“香蜂马鞭草实在是难闻的要命,喷上就像一个酸的掉牙的柠檬,真不知道戴安娜是怎么选的。”
“Bat,我觉得巴里屡教不改情节严重,是该好好检讨一下。”
蝙蝠侠不赞成的目光,呵,女人。
女神已经反目,巴里完全孤立无援。“为什么克拉克就不用写战损报告,他明明三天两头就惹事!”巴里觉得这事完全没有翻盘的余地,就破罐子破摔的嚷了一句。
布鲁斯的嘴角弧度有点微妙。“巴里,你会和你男朋友划的很清么?”他瞥了一眼躲在超人背后的绿灯,而后者,在被蝙蝠侠如同蝙蝠镖一样锐利的目光扎了一下后抖若筛糠。
巴里木讷的摇了摇头。“所以,我不会追究克拉克的战损,这是同一个道理。”蝙蝠侠看了看哈尔,带着不掩饰的嘲讽。
不,我们完全不是一个道理,我如此贫穷!怂不是真怂,可穷是真穷啊!哈尔痛苦的悄悄反驳。
蓝大个一如既往地红了脸。“喂,Bats,这完全就是偏袒啊,这一点也不蝙蝠侠!”巴里没心思管那个不争气的哈尔,大声的不满的叫道。
“是啊,就是偏袒啊,我本来就不是个一碗水端平的家伙,你拿我如何?”蝙蝠侠语气变得似乎有点危险,“本来我不打算罚你的,但既然你这么伶牙俐齿,就好好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把瞭望塔的门拆掉。”阴险的一笑,这很蝙蝠侠。
这次例会没商量出任何事。大家都拒绝了蝙蝠侠请吃饭的建议,表示早饭吃的很饱。只有巴里领到了一份十万字的战损报告,双目圆瞪气鼓鼓如仓鼠的小红人无视哈尔的安抚,愤怒的跑掉了。

巴里.真是找了个假男朋友.艾伦
荣恩.再也不受你们窝囊气.荣兹
布鲁斯.就向着男朋友看你能把我怎么办.韦恩
最后,谁不喜欢我的香蜂马鞭草真是鼻子瞎掉了。傲慢.jpg

【清水无差/甜饼/身份梗】钢笔不能给你,但可以给你签个名

沙雕文,酥皮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怕是酚酞变的

    蝙蝠侠开总结会和预算会很多,需要些很多字。作为记者的克拉克自然知道一支顺手的笔对于一个文字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多么大的福利,所以他决定给蝙蝠侠买一支笔。
    沉稳的黑色金属包裹住精致的金色笔尖,微凉舒适的触感,流畅的笔画。笔盖上镶的金为黑添了一抹亮色,打眼却并不夸张,非常配B的气质。
    但当看到价位时,不用呼吸的小记者差点窒息。拉奥啊,他知道它很贵,但为什么如此昂贵?!
    售货员小姐带着职业假笑并不耐心的给小镇男孩介绍这支钢笔的诸多优点,最后终于说到点上了——它笔盖上镶了一颗钻石。
    拉奥啊,这钻也太小了,不仔细看他都没看到啊!但当售货员小姐拿起笔对着阳光,它折射出的动人光晕让小记者坚定的买了它。
    付完钱后,小记者工资卡里的钱省着点用或许可以支撑这一个月的早餐。
    不久后的圣诞节,克拉克为这支笔搭配的礼盒装饰上一条黑色的丝带,拉奥知道,他为了打出一个完美的蝴蝶结花了多长时间。
    “B,那个...这个送你。”这个壳杏仁居然红了脸,真是可爱的要命,布鲁斯暗想。不过他还是板起下巴,说:“超人,是怕我开的战损报告还不够多吗?上个月你...这支笔真漂亮,看起来就很昂贵,还这么仔细的包起来,看在他这么用心的份上,上个月的战损就不追究了。”
    神奇女侠收回金光闪闪的真言套索,拍着又红了脸的蓝大个的肩膀,微笑着说:“别客气,超人。”然后回到座位,和荣恩分享着洒满奥利奥屑的冰淇淋,当做没看见蝙蝠侠不赞成的目光。
    赫拉,说谎还不让人揭穿了?不过看在蝙蝠侠送的冰淇淋这么好吃的份上,就暂时原谅他好了。
    克拉克看着蝙蝠侠骨节分明形状优美的手握着同样形状优美的笔,写下形状优美的字,整个报告会都听的心不在焉的。
    超人为什么还在想这些会被氪石砸死的东西?荣恩觉得脑瓜子很疼。
    “B真是该死的警惕,所有的头套都含铅,完全透视不到他的脸啊。”
    “啊?老蝙蝠一身都是黑漆漆的,你怎么看出来差别的,蓝大个?”绿灯用灯戒做了一个绿色的头套。
    “这你就说的不对了,天才,”小红人快速咽下一大口食物,“Bat的头套有很多,耳朵长短不一样的。”
    “可是透视不了,哪个头套都看不到B是谁。”蓝大个有点苦恼地说。
    “那你希望老蝙蝠是谁?”
    “...我不知道,反正他很英俊就是了。”克拉克红着脸小声说。
    天哪,这个氪星人怎么从那一小块裸露的皮肤判断老蝙蝠很英俊的?!
    能量聚合成一张英俊的脸。
    “布鲁斯.韦恩?”超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绿灯,“你怎么把B和这个花花公子联系到一块的?”
    “他们一样英俊,”绿灯嘲讽到,又让布鲁斯的绿脸露出一个一个智力障碍般的坏笑,“还有,别忘了哥谭王子包养了老蝙蝠的传闻,老蝙蝠的武器那么先进,还经常更新,我觉得这个不是空穴来风。”绿灯暧昧的说辞把克拉克的脸说白了。
    过了几天,他被安排去采访布鲁斯.韦恩。露易丝在度蜜月,要不这个好事落不到他脑袋上,可他一秒钟都不想看见那个哥谭阔佬,但小记者又不能推掉而丢了饭碗,总之,克拉克很不开心。
    晚会上,布鲁斯穿着得体的西装,在众人的簇拥下闪着光,克拉克挤到他身边打算采访完马上走人。
    “韦恩先生。”布鲁斯转过身来:“肯特先生。”克拉克实在太想草草了事,所以连布鲁斯并没有看他的记者证就说出他的名字都没发现。
    他刚要张嘴,但话卡在了嗓子里,因为他看见,哥谭王子的西装口袋里本应该放口袋巾的地方放了一支钢笔,黑色的笔身,笔盖上镶了金。克拉克的脸白了。
    哥谭宝贝看小记者的目光久久的停驻在钢笔上。“是想要一个签名吗?”布鲁斯拿下钢笔,又扯过小记者的笔记本,在扉页上挨着克拉克的名字签了名,又在中间补了一个心。
                    Bruce❤Clark
    克拉克心里乱糟糟的,恨不得马上把扉页撕掉,看着布鲁斯小心的把钢笔夹好,他简直心烦意乱。
    还存有一丝侥幸的小记者不眨眼的盯着钢笔,但不出意外的是,在笔盖的边缘看见了他偷偷刻的,S❤B。虽然意料之中,但不能阻止他的脸又白了一个色号。
    拉奥,B真的和布鲁斯.韦恩在一起了,B还把我送的钢笔给了韦恩,拉奥!
    “肯特先生?克拉克?”布鲁斯终于让小记者回了神。“你要问我什么?”布鲁斯看似善解人意实则疯狂勾引地眨一下眼睛。
    “...没什么。你能把这支笔送给我吗,韦恩先生?”阔佬不缺一支笔,他绝望的想。
    “抱歉肯特先生,我可以再给你买一支一样的,但这支不能给你,这是我喜欢的人送的。”布鲁斯带着夸张的为难表情说到。
    “Batman?”克拉克再次感觉似乎那没什么用的氧气此刻要命的短缺。
    “嗯?”
    “你喜欢的人是Batman?”
    “...”
    “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是Superman。”布鲁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个氪星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狗东西?
    “嗯?”
    “Superman。”布鲁斯看着小记者迷惑的表情终于忍无可忍翻了白眼,无奈的戳着他。
     “什么?”
     damn it!
    “你把钢笔送给我的,这回知道了吧。”还能怎么办呢,这时候又不能拿氪石把他胖揍一顿。
    拉奥,布鲁斯的坏笑怎么这么熟悉...不,重点错了,布鲁斯.韦恩是B?!啊?!拉奥啊!
   小记者的脑子卡住了。
   布鲁斯,不,是蝙蝠侠说:“这会不想把扉页扯掉了吧。”  
    “....我没有...”   
    收到布鲁斯不赞成的目光:“蝙蝠侠可是无所不知的。” 你的眼睛都要瞪出热视线了。
    克拉克的脸又有了血色,似乎有往红的方向发展的趋势。
    “作为惩罚,我要再给你烙一个我的印儿。”布鲁斯吻了他,克拉克的脸,哄的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
    后来,克拉克没有交上稿子,被佩里臭骂了一顿,但他又在半夜补完了稿子,谁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信息。